<object id="klkjx"></object>

    <code id="klkjx"><menu id="klkjx"><sub id="klkjx"></sub></menu></code>

  1. <center id="klkjx"><small id="klkjx"></small></center><code id="klkjx"><small id="klkjx"><optgroup id="klkjx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
      <strike id="klkjx"></strike>
      1. <object id="klkjx"></object>
        實習結語
        來源:平頂山市海平電氣有限責任公司  發表時間:2015-08-31 9:26:58  點擊:963
              實習結語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賈瓊2012-8-16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學而“實習”之,不亦說乎

               實習半月余,相處非熟之地,相與不同之人,相為未知之事。所得非少,欲言罔顧四周而不語。畢竟,倘使一個人半月來,簡直不如湯之盤銘所刻;茍日新、日日新、又日新,那么這樣的生活要蘊于薄薄紙頁間,恍若奔騰萬馬擁塞在狹小只通一人的隘口,何言哉?何言哉!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學而“實習”之,心悅誠服矣。

              中原多厚土,厚土載人,亦使萬物蒙于塵。南方多梅雨,對瀟瀟驟雨灑山間,日排陰霾,塵垢盡去,天澄地凈。然而中原便在終日的塵土里日漸灰蒙下去。初入海平,見到干凈如斯,微微驚訝里也微微慨嘆:這樣的整潔,想必所以來非易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示我周行

              廠里多才人。

              我所熟識的不過是周師傅和尹主任。尹主任忙于繁牘,飄忽若飚塵,非事無可見。周師傅極像塾師,我日日都來問學。

             于實際加工,周師傅臂若鴻儒,我便是真正的白丁。鴻儒通常不屑于白丁,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么。然而周師傅耐心有加,何處留孔,怎樣距離為上佳,言語之間透著熟稔與敬業。講到某處我實在難于理解,就親自帶了我去車間,這樣的眼看口授相得益彰,我于是慢慢記住了一些簡單,卻也正因為簡單而不知的東西。這是只有跟著豐富且耐心的長者才能學到的,滲入細節、決定著設計優劣的知識。

              不僅知識,還有在一方靜地靜人間之所思。關乎專業,關乎態度。

              設計不易,好設計尤不易。

             “設計”現今是復合詞,單字動詞的用法常封存于日漸衰微的文言里。連文言我們也大多也“古文”代之,古者,故也。仿若這語言已死,像印度的吐火羅文字,似埃及的象形文字,載著民族昔日的輝煌與今日的哀痛,黃松悲風,杳杳長暮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 德國溯至包豪斯,設計便是為著更合理更優美的生活。筌者所以在魚,文者所以載道,設計者,大約所以在“創意”,王國維筆下的“創意”,設計一種意識,一種境界,一種新的更好的生活。故而,設乃引導,計乃苦心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江南好,風景舊曾諳;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。為了記住這風景,為了記住美人巧笑倩兮的一盼,便有了相機。設計,終歸該是單字動詞。

             《論語》曾言:百肆之工,雖小道,必有可觀,致遠恐泥,是故君子不為也?鬃宇V,生恐于生活瑣碎之中,人漸漸丟失敏銳的視覺和敏感的思緒,故不愿君子為百肆之工。設計的意義,大約則恰恰是用小道引人之于道。讓人在老子一般的“我自然”中,活著更好的生活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水,善利萬物而不爭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 吾也愚,馬克思的辯證思想便總讓我覺得與中國中庸仿佛。

             致中和,天地位焉,萬物育焉。不偏不倚,不急不躁,觀全局而處之泰然,大概是中國君子處事的典范。春生夏長,秋收冬藏,及至隨心所欲不逾矩,自孔子起便是極高的境界。為了達到這種境界,先賢用那么多的禮義規定了自天子以至庶人的行為。然而智不及賢的后人,便終究在繁文縟節里,迷失了先人的本意。古道熱腸,這個詞大約正與許多人漸遠,這許多的人里也包括我。遙想孟子的時代,潮安縣尊重乞丐的人格,不受嗟來之食,如今只剩漠視與猜疑。

             然而在海平,這個詞的精神仍然存在,因為這種精神的存在這個詞便顯得仿佛多余,當與人為善之舉比比皆是,又何須可以彰顯?

             鄙人不知案牘,這里或許真的是毛澤東時代那種與人為善的延續,亦或許,這里根本是上善若水的先哲思想的復蘇。不僅為善,亦水之包容。我不過一介臨時實習生,設計的擺放架竟然得蒙青睞,這里有百川灌海的氣度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道已得,文可棄也

               我慣常因文藝作品好惡駕鶴之人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 比如詩純以氣象勝的太白,我覺得美則美矣,了則未了;至于王維與蘇東坡則是盡美矣,亦盡善矣;到了周邦彥,就只能以綺羅俗艷評之。故于我,最高統治者很難讓我偏好。唐太宗的詩平談無奇,只留下“疾風知勁草,板蕩識誠臣”差強人意,倘或沒有唐玄宗著人整理《貞觀政要》,連此句我也未必記得;宋微宗的書畫滿是黍離之悲的預兆,瘦金體骨格清瘦筆畫輕亂,一看便知此人天潢貴胄,將來卻必至顛沛流離顛沛;至于乾隆,不必多說,同是數字詩,他的“一片兩片三四片”與其別家“一去二三里,煙村四五家”就是極好的對比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 因于此,毛澤東之前在我看來,詩詞氣象闊達乃上品,奈何意境不至,言辭不工,論文措施也太白,終究難比肩詩人。甚至“千里冰封,萬里雪飄”一句曾經皺眉許久,以千里冰封指代空間即可,何必萬里雪飄,此處對時間或許更好。千里言空間之闊,加之時間之宏,想來或許愈佳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 但我想日后,我會重讀毛澤東,不是文辭,而是思想。文以載道,首已至,何須以辭害道?

        日本一级a爱片免费观看-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91-成 人免费va视频综合网-日本三级香港三级人妇电影精品
          <object id="klkjx"></object>

          <code id="klkjx"><menu id="klkjx"><sub id="klkjx"></sub></menu></code>

        1. <center id="klkjx"><small id="klkjx"></small></center><code id="klkjx"><small id="klkjx"><optgroup id="klkjx"></optgroup></small></code>
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klkjx"></strike>
            1. <object id="klkjx"></object>